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独家探访世界杯鱼腩巴拿马:球员一月1000美元

作者:丰盈国际 发布时间:2021-03-12 03:18 浏览次数:

  当巴拿马国歌首次在世界杯上奏响时,32岁的罗曼·托雷斯双眸紧闭,泪水不停流下。

  他是巴拿马国家队的队长,这一天,这个中美洲小国等待了44年的夙愿终于成真,而在这荣耀的背后,是整个国家只有1000名职业球员的尴尬,是这其中70%的球员处于生活窘迫现状的无奈,是国脚亨里克一年前在本土街头被枪杀的残酷......

  距离巴拿马国脚阿米尔卡·亨里克被谋杀已经过去了一年零两个月,死因则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2017年4月15日,亨里克像往常很多时候一样,在巴拿马的新科隆玩着多米诺骨牌。刺客们等待着,以对面的房子作为基地。枪声响起来了,目击者总共听到了23声,事后,警察在附近找到了一辆偷来的红色尼桑,车上放着一把AK47突击步枪,一把9毫米口径的左轮手枪,以及一百多发子弹。亨里克的身上被打出十多个窟窿,刚被送到医院不久就停止了呼吸,同他一起遇难的还有一名叫做威尔森的男子。

  司职中场的亨里克是巴拿马国家队的绝对主力,已经代表国家队出场85次,他的点球让巴拿马获得了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冠军——2009年加勒比海金杯赛。事实上,就在遇害前的三周,他还接受了国际足联官网的采访。中北美洲世预赛如火如荼,亨里克鼓励队友们付出所有为梦想而战,不要重蹈四年前的覆辙。“(四年前最后时刻淘汰)伤害了我们所有人,仍然让我们感到悲伤,这一次是我们这一批球员最后的机会了。”

  巴拿马总统瓦雷拉誓言要抓获凶手。逮捕行动迅速展开,7人被拘留,其中6人是青少年。但此案仍在审理中,警方不愿过多讨论此事。国家安全部长贝当古说得含含糊糊,“这是一场世仇导致的悲剧。”可究竟是什么样的世仇,让杀手朝着亨里克的身上连开数十枪,没人知道。

  亨里克的葬礼在德莱德·巴尔德斯教堂举行,他的21号球衣挂在棺木上。至今仍保持着代表巴拿马出场纪录的加布里埃尔·戈麦斯发誓:“我们必须为他打进世界杯。”6个月后,队友们兑现了承诺。

  和冰岛一样,在俄罗斯,巴拿马也是第一次站上世界杯舞台。人们总有着冲动将两支新军合并同类项,认为巴拿马的成功同样是远见卓识和精明计划的结果。

  “如果是那样,求之不得,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巴拿马17岁以下国家队主教练斯特姆佩尔在接受ESPN记者采访时说道。ESPN记者甚至用“冷笑”来形容这位长期服役于巴拿马青年队、成年队的资深教练,听到上述说法一瞬间脸上浮现出的表情。

  提及巴拿马,人们总是首先想起那条把南美洲和北美洲连接在一起的巴拿马运河。人口仅有400多万中北美小国,足球从来都不是国家名片。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足球在巴拿马的影响力尚且不及棒球和拳击。

  “巴拿马实际上是反过来做的,”斯特姆佩尔评价,“正常情况下,球员的初恋就是归属的俱乐部。每个周末下午,你的第一份热情就是和粉丝在一起。但巴拿马球员的初恋是国家。这里的俱乐部不是传统的俱乐部,他们没有自己的体育场。球迷对于俱乐部也不存在那么强烈的激情和归属感。”

  随队驻扎在萨兰斯克大本营的巴拿马足协秘书长爱德华多告诉腾讯体育,巴拿马国内有两个级别的联赛,第一级别拥有10支球队,11支俱乐部在第二级别厮杀,但6座体育场都归属于政府,注册的职业球员超过1000人,每场比赛的观众则在800人左右。

  “我们拥有一批非常好的球员,这么多年来在一起踢球很,互相支持犹如家人一般,为着世界杯梦想并肩战斗。”谈及从预选赛突围的秘诀,爱德华多表示,“他们其中的大部分人,目前都效力于海外联赛(主要是美国大联盟)。”

  成功是一点点累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作为主教练,斯特姆佩尔带队参加了2003年U20世界杯,这是巴拿马队第一次有资格参加任何年龄段的世界杯。这支队伍进入了2005年金杯赛的决赛,只是在点球大战中输给了美国队。“我觉得球员们一开始在对阵强敌时会有些畏缩、放不开手脚,但胜利让他们驱除了自卑,越来越有自信。”斯特姆佩尔评价。在2009年,巴拿马历史上第一场捧起了加勒比海地区的桂冠,在2011年的中北美金杯赛上,又让强大的美国队第一次品尝小组赛失利的滋味。

  俄罗斯世界杯32强中,巴拿马是平均年龄第三大的球队,球员平均代表国家队出场次数高居第一。“我们的队员经验丰富、心理成熟,或许存在体能上的劣势,但这一点可以通过教练的技战术来弥补,况且队伍中也补充进了不少新鲜血液。”爱德华多说道。

  其实四年之前,巴拿马距离巴西只有一步之遥。预选赛最后一轮对阵美国,对手竟然在补时阶段连入两球完成翻盘,这让巴拿马人将附加赛的门票拱手让给了墨西哥。

  紧接着,达里奥·戈麦斯成为了巴拿马的新主帅。这位哥伦比亚传奇教练马图拉那的得意门生,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不是让队员们忘记发生的事情,而是让他们直面这血淋漓的现实。主教练告诉弟子:“不是美国在最后一轮预选赛中淘汰了巴拿马,是你们自己输了,被排除在外了。你们做得很糟糕,上帝让你们付出了代价。”

  对于巴拿马足球的黄金一代,俄罗斯是最后的机会,征战世预赛如同纠正此前的犯下的错误。“我们像一个家庭一样团结起来,阻隔开任何看起来削弱或分裂的外部力量。”戈麦斯要求大家。

  当阿米尔卡·亨里克被枪杀时,戈麦斯的这一方法被推向了终极考验。事实上,如果没有亨里克,戈麦斯可能不会出现在巴拿马国家队的帅位上。“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我带着阿米尔卡去了麦德林独立队。有一天,他跟我说,‘嗨,来巴拿马,帮帮我们’。”1994年作为马图拉纳在哥伦比亚队的助手期间,戈麦斯也曾亲身经历了埃斯科巴的死亡。

  “我们现在有两个家,每个人自己的和这个团队。我们在谈论他,以阿米尔卡·亨里克的名义去争取胜利。”戈麦斯说,“他的存在每时每刻都能被感觉到,队员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俄罗斯世预赛倒数第二轮被美国4比1击败,巴拿马人站到了悬崖边。最后一场对垒强敌哥斯达黎加,他们必须取得比洪都拉斯更好的成绩才能进入附加赛;而要想获得最后一个直接晋级名额,不仅自己要取胜,还要期冀于美国输给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上半场看起来毫无希望,毕尼加斯的进球让哥斯达黎加1比0领先。中场休息的时候,戈麦斯大声提醒弟子们2013年发生了什么,“我触动了每一个球员的每一缕自豪感。”这一次,幸运女神在了巴拿马人这一边。当队长罗曼·托雷斯打入了绝杀球,举国陷入了疯狂。

  “我们相信自己,四年前的经历真的裨益良多。”效力于美国大联盟的中场球员戈多伊说。

  作为唯一一支将大本营放在萨兰斯克的队伍,巴拿马的首堂公开训练课受到当地市民的热捧。巴拿马的首堂公开课安排在当地时间11日16时开始,但提前两个小时,便有市民守候在奥林匹克训练中心外排起队伍。训练场边大约容纳400人的看台座无虚席,有10多人格外引人注意,他们穿着萨兰斯克的传统服饰,准备好了助威的旗帜,甚至专门编排了助威的歌曲,高唱着“巴拿马必胜!”

  而在训练开始之前,巴拿马队在场边特意摆上了一排桌椅,队员们一字坐开,为市民们进行互动,签名合影。一派和谐的场面,但在这背后,是球队无比严谨的备战状态。

  为了做好备战工作,巴拿马队是最早一批抵达俄罗斯的球队,也是首支抵达大本营的拉丁美洲球队。对于将小城萨兰斯克作为基地,爱德华多解释:“这里是俄罗斯欧洲部分的中部,辗转其他城市比赛很方便,天气冷热适宜,不会像在莫斯科和彼得堡那样受到打扰。因此,我们可以集中注意力放在训练上。”

  在抵达俄罗斯之前,主教练戈麦斯便向队员们宣布了非常严苛的队内纪律,其中包括“禁欲令”。“我们肩负着整个国家的期待,在这个期间内‘禁欲’,这样的个人牺牲是值得的。”后卫卡明斯透露,全队都非常支持主教练的这一决定。中场球员库珀则表示,训练之余,队员们都是呆在大本营内,通过玩电游、打扑克进行放松。

  “所有人都说,来到俄罗斯便已经是一种成功。但对于我们,只要站上赛场,心里想着就是比赛的胜利。”绝杀功臣托雷斯的话代表了全队的心声,“我们是世界杯新军,这是我们的劣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毫无竞争力,只是来参赛而已。我们知道自己会迎接什么样的对手(突尼斯、比利时和英格兰),但每一个人都会拼尽全力。”

  世预赛上,戈麦斯通常会派出攻守平衡的4-4-2。而从最近几场热身赛来看,巴拿马很有可能在世界杯采用5-4-1,压缩三条线的空间,立足防守的基础上伺机反击。在ESPN专家眼中,门将佩内多将成为决定球队成绩的关键人物。巴拿马闯入了2005年和2013年的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佩内多当选了那两届赛事的最佳门将。

  巴西世界杯,来自中北美洲的哥斯达黎加扮演黑马闯入8强,巴拿马人希望成为这一举动的效仿者。

  球员在精气神上毫不示弱,而作为管理者,需要活在现实之中——巴拿马足球和整个国家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爱德华多说,球队获得参赛资格的那一刻起,改变正在发生。

  随队来到萨兰斯克的巴拿马电视台记者瓦尔多向腾讯体育描述了,出线小时营业的超市里的啤酒在一小时之内就被抢光。人们只是在街上庆祝,道路瘫痪了,如果你必须回家,就得把车停在什么地方,然后走回去……凌晨一点,人们去了。”总统瓦雷拉接纳了人们的请愿,全国放假一天。

  想起出线历程的不可思议,想起征战世界杯的难得机会,队长罗曼-托雷斯早已泪流满面。

  “尽管我不想引起任何的争议,但还是要说,足球现在已经成为了巴拿马的第一运动。”爱德华多表示。

  谈及亨里克谋杀案时,爱德华多认为足球和犯罪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在巴拿马出现的比例很低,其他职业中也存在同样的危险。”他也说,从世界范围来看,大部分球星都来自贫穷和危险的街区,这激励他们走出贫困、寻找更好的生活。

  但爱德华多必须承认的是:亨里克的遇难,不直接指向足球,也不仅仅关于他本人,这是巴拿马球员生活的现实。纵然巴拿马是中美洲谋杀率最低的国家——2017年有424起谋杀案;纵然那里的贫穷和暴力也都比不上邻国,但根据一份英国媒体的统计,70%的巴拿马球员生活困窘,处于“社会风险”之中。

  爱德华多告诉腾讯体育的数字显然要直观的多——巴拿马联赛效力的职业球员,平均每个月的薪水在1000美元左右。那种环境里,危险和犯罪就潜伏在空气里。入选世界杯大名单的何塞·法贾尔多最近向媒体透露了他的帮派过去,“我见过很多人参与贩毒、犯罪、帮派、为贩毒集团洗钱……结果就是死亡或入狱。”

  “如今,世界杯让这一切有了改变的契机。”爱德华多说,“首先这些国脚以及联赛里的优秀球员,将会受到球探的关注,有更多的人可以到海外联赛效力。也能吸引到更多的赞助商和资金,改善基础设施、培养青训教练,让孩子们参与到足球中来。”今年,巴拿马足协已经得到了一笔大额的赞助,还有一些企业正在接触,有望在世界杯后牵手。

  “这次来到俄罗斯采访的记者超过了30人,这在以前根本难以想象。”瓦尔多对腾讯体育说。

  尽管做了那么多的精心准备,但在世界杯首战中,面对强大的比利时,巴拿马人还是以0-3惨败,这似乎如同生活中常见的一课一般,做好准备,全力以赴,并不等同于好的结果。


丰盈国际

©丰盈国际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